【带卡】【接龙文】恶紫夺朱 08

 六火卡穿越到仔卡牺牲在神无毗桥的平行世界,然而有人不太欢迎他。

——————————————————————————————

文手:

第一棒 @lookcat              链接:恶紫夺朱 01    

第二棒 @修炼中的护目镜  链接:恶紫夺朱 02

第三棒 @旋转跳跃来开车  链接:恶紫夺朱 03

第四棒 @故事-还未满       链接:恶紫夺朱 04

第五棒 @祁闫                   链接:恶紫夺朱 05

第六棒 @凉月                   链接:恶紫夺朱 06

第七棒 @真心待我第七班  链接:恶紫夺朱 07

第八棒是我                        画手 @吾名菇昊

第九棒 @夏花                   画手 @门三守 

画手

第一棒 @渎职至死——骰子   链接:01

第二棒 @盐里翻滚方人也       链接:02

———————————————————————————————

 

卡卡西踏入森林的时候,左眼开始躁动不安,繁复的花纹不受控制地旋转起来,似乎想要告诉他什么东西。

  挑起了一丝苦笑,他习惯性地用手摸了摸眼睛,触碰到的是自己熟悉的温度。

  带土的眼睛……又回到我这里来了啊……

  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只失而复得的眼睛。

 

  不久之前,他从病床上醒来,急切地想要去见带土,并没去有思考自己是如何从绝的手下逃过一劫的。他只记得他的背部被刺穿,意识变得模糊,疼痛感与无力感席卷了全身。

而当他冷静下来,询问琳他与带土是怎么得救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却令人有些意想不到。

  “你们是突然出现在医院门口的,你浑身是血,倒在带土身上,当时可把大家都吓坏了。”琳似乎放下了心里的包裹,开始自由地和卡卡西交谈着。

  “突然?”他挑了挑眉毛。

果然,很奇怪。

  “对啊,突然出现。”琳把手抵在下巴上,在思考什么,不过她很快就得出了答案。

  “就像老师用飞雷神的时候一样,突然出现。但是,好像又不太一样……”

  莫非是……可是,带土的眼睛不是已经……

  坐在病床边的琳似乎在那么一瞬间看到自己来着另一个世界的队友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眨了眨眼睛,再次看过去的时候,黑色的眼睛平静得像一滩死水。

  送走温柔的棕发女孩之后,他坐在病床上沉默不语,撩开了遮住左眼的头发。

果然是这样吗?

他抚摸着令他百感交集的眼睛,将视线移向了窗户。

他没有让人帮忙拉上窗帘,已经到了傍晚,太阳的温度正在渐渐消退,血一般的红色漫到了天边变成了深紫。

他看到窗户照出来的自己,整个人苍白得想要和病床融为一体。

除了右眼那一抹红色。

他握紧了拳头,暗自下定了决心。

 

这一次,就让我来改变吧。

 

“喂,我要加入月之眼计划。”卡卡西听到自己用冰冷的语调说出这句话

钻出地面的黑绝好像并没有发觉黑发男孩的异样,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哦?”他说“欢迎。”

他跟着他来到了洞窟,昏暗的光线并没有影响他。

他看见了一个人影,长发已经全白。

那是斑,宇智波斑。

“欢迎。”

 

 

带土跑出了医院,泪痕干在脸上。

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揪住自己的头发,痛苦地想要大声喊叫。

他闭上了眼睛,看到梦里的银发少年浑身是血,无力的微笑渐渐地与另一张脸重合。

“さようなら,オビト”

他说。

消失了,他们都消失了,无论是卡卡西,还是那个赝品。

必须要去救他,哪怕是那只是个赝品。

他知道,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两个人两个影子看起来一模一样。

他的停下了脚步,绝望地倚在墙边。

自己想要保护他,可是自己从未做到

心脏抽搐着,可它的主人却无能为力。

“可恶。”拳头猛地捶上了墙壁,换来的只是一阵钝痛。

他现在连卡卡西现在在哪里,更别提去救他。

“这不是带土君吗,”是那个让他痛恨的、难听嘶哑的声音。

是一个黑色长发的男人,他的皮肤是诡异的青色,眼睛上画着浓浓的黑色眼影。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

带土感到一阵恶寒,从嘴里吐出一个名字。

“大蛇丸。”

“我们不久之前才见过面,看来你还没有忘记啊。”

“你这家伙——”带土的眼睛变成了红色。

“三勾玉写轮眼啊——”对面的男人好像并没有察觉到带土的愤怒一样,颇为感兴趣地看着他,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摇了摇头。

“虽然很感兴趣,但是今天我并不是为了这个来找你的,”大蛇丸顿了顿,眯了眯眼睛“喂,带土君,我问你——”

 

“你想不想救旗木卡卡西。”

 

“和我合作吧,我可以让你有办法就出旗木卡卡西。”

带土的冷冷地看了说出这句话的人一眼。

“我凭什么相信你。”

“是我帮他‘变成’了你,”大蛇丸再次舔了舔嘴唇,“我当然知道他要去干一些……危险的事。”

“而且,你也不得不相信我,你知道的,没人知道旗木卡卡西去了哪里。”他露出了一个有些渗人的微笑。

带土沉默了,眼前的男人显然不是善茬,但是除了他,他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人可以帮他——水门老师和琳都选择了沉默,其他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卡卡西的存在。

他想起了银发男孩长对他说的话,深吸一口气。

“你要我干什么。”

对不起,卡卡西,但是这一次,就让我再做一回傻瓜吧,大不了,再被你嘲笑一顿就是了。

 

 

宇智波斑看着眼前的黑发少年,皱了皱眉头。

他很强,不容置疑的强,别说同龄的孩子,恐怕就是木叶的上忍都不一定绊得了他的手脚。

但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黑发的少年左眼里没有一丝温度,右眼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他从来没听说过他看中的“继承人”在眼睛受过伤,至少是在这个年龄段——除了在他第一次捡到他的时候。

“小鬼,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少年看了他一眼,冷得像一块冰。但是斑分明感觉到他的身体似乎变得有些僵硬。

他笑了,像很多年前在战场上一样。

是这样啊,这两个小鬼。

眼前的少年愣了愣,然后又很快地回到冷漠的状态

“这只是私事罢了,难不成老祖宗您连这个都要管。如果你只是担心写轮眼的话,那就放心吧。”少年用轻藐的语气回答了他,拳头捏得很紧。

“它可是好好的呢。”最后一句变成了低喃,像是说给斑的,又像是说给他自己的。

果然,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不如说,从一开始就不一样。

烛火摇曳着,洞窟内是一片死寂。

绝看了对峙的两人一眼,离开了洞窟——没人能猜到他到底在想什么。

少年确认绝离开后,再次看向斑。

“喂,老家伙,你真的觉得月之眼可以实现你的理想吗。”他听见少年问。

“既然你都选择加入了月之眼计划,为什么还这么问。”

“只是好奇罢了。”

“梦境里的东西,再美好,也是假的啊。”少年无力地笑了笑,手指轻轻附上右眼。

“斑先生您已经看出来了吧,我不是带土这个事实。”他的声音变得温润,却也带着满满的决意。

他的背部直挺,手里已经握紧了苦无。

是决定以死相赴吗,有勇气。斑勾了勾嘴角。少年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些汗珠,旋转着的写轮眼疯狂地吞噬着他的查克拉。

“是啊,旗木家的小鬼。我早就看出来了,不过——”

“我并不是‘宇智波斑’”

“我是另一个‘宇智波斑’。”

他看见了少年睁大的眼睛。

 

 

带土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针孔,不久之前他的血液从那里流出,进入了大蛇丸的试管。

这里是大蛇丸的实验室,灰暗的光线让人很难想象三忍之一的他是怎样在这里工作的。

带土看到地上有一个诡异的阵法,上面写满了自己从没见过的文字

实验室的主人拿起了试管,他看到了他盯着那瓶暗红液体的眼睛里的兴奋。

那个人到底在干什么。带土有些不安地捏住衣服,身体因为高度的紧张而紧绷。

他看见大蛇丸细长的手指像恶魔一样抓住了血液,讲它和别的什么东西混合起来然后放在那个巨大而诡异的阵法中间。

他站了起来,背对着带土,虽然完全看不到他结印的动作,但是带土可以确定他正在开始施展某种忍术。

阵法发出了蓝色的光芒,长发的男人转过头来,看着带土。

“多亏了你啊,带土君,终于要成功了,我的实验。”

嘶哑的声音里带着压抑不住的激动,带土只觉得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卡卡西他一定想不到,他的身上,居然留着那个人的查克拉,甚至是一部分灵魂。”

“你说什么?”带土眯起眼睛,看着阵法里的那些混合物逐渐地聚成了人类骨架的模样。

“之前可能很微弱,不过,他来到这里之后,就不一样了,又某个存在在唤醒那个人。”

大蛇丸像是没有听见他的提问,自顾自地说起来。

法阵里的骨头已经成型,一半是骇人的白骨,一半是看起来像木头一样的东西,它们被包裹上了一层一层的肌肉,蠕动着的红色肉块让人感到有些恶心。

“所以你到底在说什么!”

“不过、卡卡西是在是太警惕了、大概是因为他的那只眼睛吧。明明是到这边才出现的东西,结果却像已经相处了很多年一样。”

大蛇丸看了他一眼,接着说。

带土想起了那天卡卡西替他挡住绝的攻击的时候,遮住右眼的护额被拉起,眼睛里的花纹旋转着,下一秒,他们就出现在了医院的大门口。

皮肤已经开始出现在那个可以被称作躯体的东西上面,带土感觉自己在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虽然一开始就发行了,不过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和他合作的机会,然后从他身上取走一部分那些东西。”

那个躯体已经成型了,是个男人。带土捂住了嘴巴,胃里一片翻江倒海。

那个男人与他太过相似,简直就像成长过后的他,如果忽略占据半边身体的可怖伤疤的话。

“多亏了你,带土君,作为‘唤醒那个人’的人,你让我的实验很成功。”

“那么,醒来吧。”

站在法阵中的人睁开了眼睛,右眼和卡卡西的左眼里一模一样的红色,里面繁复的花纹正飞快地旋转着。

 

“大蛇丸。”他用低沉的嗓音说。

 

——————————————————————————————

这里是w,第一次写接龙文,感谢大家给我这个万年烂文笔的家伙一次机会。

其实我是想写的稍微压抑一点,结果好像变成了中二病?

总之很对不起各位,我玩脱了(捂脸)

以及、虽然昨天晚上就接棒了、但是因为不可抗力的原因(作业)所以今天下午才开始写,拖垮了所有文手的速度真的很抱歉!

————————————————
十分抱歉,刚才居然左右不分范了!两个人的眼睛都弄反了,现在已改正!

评论(23)
热度(110)

© lngird's-cat | Powered by LOFTER